国阵大会‧首相:幻想健忘懒惰高傲‧国阵有4毒瘤‧须拔除赢民心

发布于:2020-06-26 分类:X超生活   

国阵大会‧首相:幻想健忘懒惰高傲‧国阵有4毒瘤‧须拔除赢民心(吉隆坡5日讯)国阵若要重获人民支持,必须先拔除4颗毒瘤!这4颗毒瘤是:幻想、健忘、懒惰,以及高傲的大头症。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于週日在马华总部三春礼堂举行的国阵大会发表的政策讲词中,对13个国阵成员党如此呼吁。他说,国阵必须将人民将对它的爱变成恨,对它的希望变成愤怒,并转向支持反对党时,儘快拔除幻想、健忘、懒惰以及高傲这四种疾病。“这4种疾病中,以高傲最能引起人民的愤怒,令他们不喜欢国阵。”4病导致人民憎恨国阵纳吉也是国阵兼巫统主席,他先是提及,与308大选的失利经验相比,人民对国阵的支持情况已日渐好转。这反映在国阵重夺乌雪国席及加腊士州席,同时以双倍的多数票稳守巴都沙比国席的良好成绩上。儘管如此,他提醒人民对国阵的信念必须加以培养及灌输,因此成员党仍得勤奋工作及服务。诚如他在308大选后便提醒巫统必须改变一样。他提醒巫统及国阵,勿因执政太久而患上这4种疾病。他说,这4种疾病分别是幻想:国阵以为人民给予的支持永不消失;健忘:国阵忘记了斗争的初衷;懒惰:拒绝创新及改变;以及高傲:不愿意接受人民的批评。纳吉强调,这些疾病只会导致人民感到愤怒进而憎恨国阵,因此这4颗毒瘤必须去除,并执行改革计划,以让国阵重振昔日雄风。不过,他欣慰看到国阵成员党这两年所带来的正面改革,显示国阵做好準备聆听民意及实现人民的愿望。除成员党代表,週日首次在马华总部举行的国阵大会与会者包括国阵之友和非政府组织代表,人数共2340人。出席的各政党领袖包括巫统副主席丹斯里慕尤丁、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国大党主席拿督斯里三美威鲁、民政党主席丹斯里许子根、人民进步党拿督卡维斯、自由民主党主席拿督刘伟强、砂拉越图保党丹斯里泰益玛目、沙巴人民团结党主席拿督斯里佐瑟古律。国阵大会最后一次举行是于2001年。今年国阵大会的主题是“一人民、一国家、一愿景”。大马傲人之处不同化各族首相纳吉在其政策讲词中,特别强调国阵秉持共享权力及互相包容的重要性,坦言这是成就国家独立及社会和谐,甚至是国家未来繁荣的合作模式。他说,马来西亚最傲人的成功是容纳及混合各种族及文化的不同,拒绝以“文化大熔炉”的方式,强迫其他种族人民作出牺牲,以达到种族同化。他表示,国阵从来不摧毁其他种族的文化,也不强迫人民改名换姓。“比如说,如果你的名字是三美威鲁,就不必改名成苏海米或沙查理;如果名字是蔡细历,也无需换成沙烈。”纳吉指出,从争取国家独立、经历动蕩直到现在,都证明了共享权力及互相包容的联盟方式是最成功的做法。“相比‘其他人’以“兜售梦想”达到合作的做法,国阵才是真正为民斗争,执行工作的联盟。”“纵观今天的国阵大会,国阵的13个成员党及各种族党员齐聚一堂。而且,我们选择在马华大厦举办这项大会,显示了我们是真正的合作伙伴。”纳吉表示,国阵真正地实行政治改革计划,进一步扩大联盟合作的精神,即通过实行直属党员(Ahli Bersekutu)及党团党员(Ahli Bergabung)、国阵之友及国阵青年之友俱乐部,接纳各层面人士。默哀1分钟悼敦林苍祐首相纳吉在国阵大会表扬已故前槟城州首长敦林苍祐对国家的巨大贡献;会场也在国阵总秘书东姑安南的带领下,起立默哀1分钟作为哀悼。纳吉在致词时说,国阵时刻紧记创国先辈的功劳,皆因国阵目前成功秉持的联盟合作精神,来自于先贤们的智慧举动。他对11月24日去世的民政党创始人林苍祐作出表扬,并对其离去感到难过。他说,林苍祐是其中一名深信国阵合作精神,以及对国家付出巨大贡献的领袖;其所有付出及功劳,将永记在国家历史的章节里。国阵不以种族主义治国首相纳吉指出,历史显示国阵不曾煽动种族敏感,或以种族主义作为管理种族关係的方针。他说,马来西亚自独立以来,政府不曾将种族课题及肤色为理由,限制登记为选民的条件。唯一准设国民型学校国家他说,政府也没有实行如一些国家所採取的措施,在餐厅及公共交通设定座位及分开使用洗手间。“因此,一些人不要试图否决国阵作为真正多元化政党的角色。”纳吉说,先贤制定的权力分享机制及种族之间的政治合作,已证明是最奏效的方式。他说,值得骄傲的是,马来西亚是世界唯一准许设办以母语教学的国民型学校的国家。纳吉秀语言天份8族母语唸“一个大马”首相兼国阵主席纳吉在国阵大会大“秀”其语言天份,不仅以国内8个种族的母语读出“一个马来西亚”,还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及淡米尔文哲学勉励国阵成员,必须充份展现“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他在开始发表演说前,先以马来文说出“一个马来西亚”问好,接着以华语唸出“一个马来西亚”,然后先后以淡米尔语、土着方言如卡达山语、毛律语、卡达山语、比达友语及伊班语唸出“一个马来西亚”,获得与会领袖和代表报以如雷掌声。他在总结其讲词时,再次以华语说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呼吁国阵成员党解决民忧,以让人民毫无忧虑地生活。他也以淡米尔文读出精句,勉励国阵成员党继续斗争,直到夺取胜利为止,“若这团队无法夺取胜利,其他团队也不行!”最后,他以马来语及英语吟诗,劝谕党员团结一致迈步向前。获得全场如雷掌声,显示纳吉的良苦用心并未白费。抨民联抄袭国阵合作模式首相纳吉在国阵大会上一一数落民联三党,先指民联抄袭国阵的合作模式,再揶揄民联三党同床异梦,称民联是由两大家族的政党及一个唯命是从的政党所组成。他一口气挑出民联三党的弱势,他先对人民公正党发开砲,指该党属家族政党,也是“多人退出的政党”(Parti Keluar Ramai,公正党缩写为PKR)。他跟着将鎗头瞄準民主行动党,批评该党秘书长权限尤胜党主席,更指该党是沙文主义者。然后,他批评遵守回教教义的回教党,却与其他充满谎言的政党合作。指火箭月亮同床异梦“民联三党抄袭国阵合作模式,但依我所见,他们将白费心机,因为他们并没有诚意、宏愿,更没有共享的精神!”他以行动党及回教党为例,指两党根本是同床异梦,双方是通过第三方穿针引线下,才看似团结,但双方的合作关係并不会长久,因为他们的目的只是欺骗人民。纳吉指出,民联看似一个民主的联盟,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以公正党为例说,7名最高领导层中,只有一名华裔领袖,更未见印裔领袖的影子。他说,巫统推出新遴选领袖方式,公正党也跟着抄袭。“当我们开始落实新改革,这已叫他们感到害怕及混乱不已,以致他们抄袭!”他指出,仅有7%的公正党党员参与党选,以挑选出党领袖,这反映两项事实,即该党并未获得广泛支持及党的诚信与权威不被党员所接受,继而退党。“公正党许多领袖,包括署理主席、副主席、秘书、青年团团长、副青年团团长、新闻局主任、5名州议员和5名国会议员等都已退党,其实公正党乃是‘很多人退党的政党’。”纳吉声称,最近公正党的局势紧张,以致党主席被迫对外声称,指党实权领袖是“天赐的荣誉”。他再次揶揄说,“我们都了解这是妻子对丈夫的忠心,更是妻子对丈夫的‘能力’(kehebatan)的仰慕!”他也调侃公正党属裙带政党,党实权领袖、主席及副主席都是来自同一家庭。指火箭为“父子有限公司”首相纳吉在政策讲词中,民主行动党为“父子有限公司”政党,并指该党从创党以来都抱着沙文主义。“行动党是两大家族王朝的霸权,一个是党实权家族,另一个是缺实权的家族,这是因为该党的秘书长权限比党主席来得大!”他说,行动党对外声称该党属于多元种族政党,但事实并非如此,该党属单一种族政党,这是该党沙文主义所致。“大马巫裔及土着人数佔60至70%左右,但行动党领袖只有两人而已,沙巴及砂拉越的土着更没有代表,难道这叫民主及开放的政党吗?”为全民不惜一切捍卫布城首相纳吉强调,国阵将会不惜一切捍卫布城(政权),这并非自我或为了狭隘的个我利益,乃是为了顾及全民利益。他在国阵大会发表的政策讲词中表示,人民优先是国阵成立以来所秉持的原则,也有能力兑现对人民许下的承诺及领导国家发展。他说,务实主义的国阵是真正为人民斗争的阵线,不像民联是“梦想交易商”(traders of dreams),只会对人民许下华而不实的愿景。他指出,国阵政府已为2020年让大马成为高收入先进国而打下稳固基础,如今希望所有种族一起进步和分享国家发展的成果。为了不让只求满足个人慾望和恋权者催毁国阵长久以来所建立的一切,他重申,国阵必须不惜一切捍卫布城。纳吉也提醒各族人民不要被民联的骗局所蒙骗,也不要搭上民联那只破损及漏水的舢舨,因为他们虚假的联盟经不起风雨的飘摇。提醒各族勿被民联蒙骗他表示,成为执政党无疑是一个政党的愿景,可是,人民还得顾及未来的影响,即醒觉到民联是没有诚意、不诚实、机会主义者和伪君子。他也不忘揶揄民联,因为急于入主布城,很想入住首相官邸,为达到目的而不惜一切,从而显露出无礼、贪婪的一面。他指出,民联的916变天不只让全国人民,而是全世界知道这个大马政治史上的天大谎言。担心泄机密媒体室移6楼原设在马华总部3楼的国阵大会媒体工作室,突然被移到6楼。据了解,媒体工作室的“搬家”,是因为大会担心当国阵大会的辩论环节在二楼的三春礼堂闭门举行时,会场内扩音器的声响会传到3楼,导致“天机泄露”让媒体报导。週日首次在马华总部举行的国阵大会,保安非常严密,除了派员严谨把关,查看所有採访媒体的证件,更拒绝网络媒体的採访。国阵总秘书东姑安南之前已表明,国阵为拟定策略、自我检讨、改善表现,因此,国阵大会是以闭门方式进行辩论环节,媒体只获准採访开幕及首相总结。展延推介国阵新标誌可是,在首相兼国阵主席纳吉在国阵大会发表政策演说后,国阵秘书处却通知媒体,首相在国阵大会总结这个环节临时,决定不让媒体採访。另一方面,原在纳吉发表政策演说后推介的国阵新标誌,已在没有对外公布下,展延至另一个日期。不过,国阵的10点宪章则照常进行。你知道吗?先天下之忧而忧语出范仲淹《岳阳楼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一语出自北宋改革思想家范仲淹(公元前989年至1052年)的《岳阳楼记》,原文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欤!……”为人民而忧虑这段话的意思是说不要因为物质的丰富、富有而骄傲和狂喜;也不要因为个人的失意潦倒而悲伤。当高居庙堂之上做官的时候,就为人民而忧虑,惟恐人民受饑寒;当退居江湖之间远离朝政的时候,就为国君而忧虑,惟恐国君有缺失。这幺说来,他们无论进退都在忧虑了,那幺甚幺时候才快乐呢?他们必定这样回答:在天下人还没有感到忧虑的时候就忧虑了,在天下人都已快乐之后才快乐呢。其涵义是指无论面对失败还是成功,都要保持一种恆定淡然的心态,不因一时的成功和失败而妄自菲薄,无论何时都要保持一种豁达淡然的心态。‧2010.12.05

正文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