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音不标準‧万山变孟沙‧警学福建话很搞笑

发布于:2020-06-23 分类:E阅生活   

发音不标準‧万山变孟沙‧警学福建话很搞笑(槟城)槟州警方首开先河,为警官开办福建话课程,从8月开始至今28名警官已经上了6堂课,因为发音问题闹出不少笑话,福建话中的万山(Ban San)在警官口中变成了吉隆坡的孟沙(Bangsar),叫导师又好气又好笑。槟州警官的福建话导师是现任美以美男子中学的英语教师陈传岳。他表示,学习福建话的警官多数是50岁以上的人士,因此在学习能力及记性方面已退化,舌头已不灵巧,他们唸出一些不标準的发音让课堂上闹出不少笑话。他说,他是于8月5日开始教这些警官福建话,每週二及週四晚上8点半到槟州总警局给他们上课。他每天都会教警官20至30个生字。休假忘记生字他接受《》访问时表示,其实当场叫他们把生字唸出来并不是一个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他们缺乏练习,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以马来文交谈,因此每次在教他们新的生字之前,都得给他们複习。“最严重的一次是,警官在一个月的斋戒月时暂时休课,当他们重回课堂时,大部分的学员都已把生字给忘了,当时我得花上约1小时的时间让他们複习,那时我真的是少了一份耐心都不行。”为此,他希望这首批的学员在修完课程后,能经常自行练习,这样才能确保学员真正掌握福建话,以及在他们的工作上能随时派上用场。当被询及他会否因为学员一再发音不準而抓狂或觉得不耐烦时,他说,不会,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在他教警官福建话前,他已有十多年在工厂教导泰裔、中国人及孟加拉人英语会话,早已练成他的耐心。“我很头晕”成口头禅“大狗”原来是警官陈传岳说,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当他跟警官说福建人称警官为“大狗”时,警官感到不解,更纷纷发出提问以求个明白。在他向警官说明,“大狗”是福建人对警官的一种尊重称呼后,他们都笑得合不拢嘴,一再的重複“big dog,大狗”,整堂课都充满了笑声。他说,在这段期间,这些警官已学会了许多福建话生字及句字,迄今“我很头晕(福建发音)已变成了他们的口头禅,以表达他们白天工作繁多,得应付各式各样的人。“这是每次我在上课前问他们今天过得怎样时,他们都会以这句话回应我。”掌握单字后学福建歌陈传岳表示,警官学习福建话的课程为期3个月,目前只是教他们新的生字及简单的自我介绍和问候的词句,随后他计划教警官唱福建歌,不过这得在警官掌握了更多的基本单字后才能实行。他说,他会想着要教学员唱歌是因为整个课程只教生字及基本的会话可能会让学员觉得乏味及无趣,慢慢的就会对这语言失去兴趣,不想去学习,因此他认为加插一些生动的教材会让学生更容易记得更多的福建话。他续说,随后他可能也会找一些与槟城福建话发音比较接近的闽南语戏给他们看,在学员看了戏剧的一些片段后,再叫他们讲述剧里的故事情节,这样将能加强他们听及讲的技能。他表示,他将于11月给予警官功课,要他们在执行任务时以福建话与华裔交谈,并把这段对话录下来,随后在课堂上拨放予其他学员听,共同分享及纠正他们的错误。他说,唯有让他们经常练习,这样才能让他们操得一口流利的福建话,消除警民沟通的隔阂。“由于这是会话课程,因此他们的考试并不会以笔试进行,我会以公开以福建话演说或是演戏的方式考他们,因为这才能真正的测试出学员是否在上了这课程后能说得一口流利的福建话。”英语教师首次教福建话陈传岳说,他是于今年6月尾被一名华裔警官询及会否讲福建话及有没有兴趣教州内警官福建话后,向槟州总警长呈上自己履历表。“据知,当时除了我还有其他人士呈上他们的履历表,不过他们最终决定取用我,这可能是因为我是一名老师,在教导及控制学员上课的情况有一定经验的关係吧!”当被询及今次是他首次教福建话课程,会否在拟定课程纲要时面对问题,他说,早前他为了教不谙英语的人士上课,已拟出了学习基本语言的课程纲要,因此并不会面对问题,他只需把英语会话的课程纲要转换成福建话教学即可。导师是巴生客家人记者基于陈传岳是教槟州警官福建话的老师,因此记者全程以福建话进行採访。在这过程中,记者发现他的福建话口音与槟城福建话的发音有些差异,因此便向他询间,他是否是道地的槟城人,这才发现他是吉隆坡巴生人。他说,他并不是福建人,而是客家人。不过,基于巴生以福建人居多,从小就听福建话及以福建话与邻居交谈,因此懂得说福建话。他说,他知道自己的不足,因此在上课前都会做好準备,如先向操得一口流利的福建话朋友请教一些自己不确定的福建话发音。他说,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他曾因为一时想不到紫色在福建话的发音,还趁着课堂小休时间拨电向友人求助。他笑着说,他会有勇气接过这任务是因为他认为这也是让他认识及学习更多槟城福建话的好机会。‧2008.10.17

正文到此结束.